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丝婚保卫战 > 正文 第四十六章、我去省城

正文 第四十六章、我去省城

    我理解儿子的心情,告诉他,我也想留下你爸爸,可你爸爸不知道在哪里?他既然想离开这个家,是因为这个家沒有他可以留恋的,并且那个女人,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重要。

    说出这句话,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对不起冯伟的,而是他欠这个家的。

    但是这些话,儿子似乎懂了什么?他一句话不说,愣愣地坐着。

    我怕了,劝他好好学习,等新市场开业了,我再出去找他爸。

    儿子一下抓住我的手,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苦笑着向他点点头。

    看出儿子对冯伟还是放不下,我告诉他,我找你爸爸,但有个条件,你必须好好学习,期未考试,一定进前五。

    我说完,他不吭气,我问他怎么怕了!他却说现在他们班好多同学都在补课,他也想补。

    学习是好事呀!我还怕给他报辅导班,他不乐意去。现在他自己主动提出来,那是更好不过的事。我满口答应了。

    他又说他想学画画和吉他。

    我更高兴呀!就这一个孩子,以后的一切不都是他的吗?既然他想让自己多才多艺,这更是父母亲对孩子的祈望。我的态度就是都学,赞成。

    博博见我又同意了,说学速描一年两千五,五十节课。学吉他,一年五十节,大概四千。总共学费得六千五,如果再买吉他,再买画画工具,大概得八千。

    儿子说完望我。我知道他在等答案。我说可以,啥时候报名。

    我的干脆令儿子有点意外,他伸出手指,大睁着眼睛说,可是八千,八千呀!

    我把他手捏回去:不能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八千值。

    儿子露出了笑容。

    不愉快解决了,儿子的心事也了解了,他要写作业,我得走人,出门时,儿子小声说:妈,我不叫任强叔叔爸爸可以吧!”

    “可以!”我在儿子头上摸一把出了门。

    进了卧室,任鹏背靠窗头看有关大棚蔬菜种植的书。见我过去,他合上书放床头柜,问我跟儿子沟通的事。

    我把博博要学画画和吉他的事讲了。生怕八千的花费有点贵,任鹏会不悦。谁知他一听,一下坐正身,说:这是好事,学,学。

    我两手支床上,上半身前倾,皱着眉,低沉地说:“可是八千”

    “八千就八千呗!博博多了两个才艺!值!”说完拍一把枕头,以示睡觉。

    我知道任鹏自所以这样竭尽全力为这个家付出,他是希望让博博认他这个继父,某一天叫他爸爸。

    我在愣神时,任鹏高兴的脱衣服,还嘀咕:这博博以后多才多艺了,冯伟知道了也高兴。

    脱了背心,见我还傻站着,光着膀子笑着问我想什么呢?说着还嘚瑟的握起两挙头晒他的胸肌。

    我笑着问他干什么?

    “睡觉呀!”说着又拍床板。我刚睡下,就被任鹏捧住脸。

    婆婆当当敲门,叫我出来一下。

    我噢了一声,把一脸沮丧的任鹏推一边,直到我下床,任鹏才松开我的手,嘀咕一句:我等你。

    出门看到婆婆在茶几抽屉找东西。我问她找什么,婆婆说她牙疼的厉害,有没有去痛片。

    任鹏可能听到了,说有芬必得,就在茶几抽屉。

    我找出来给婆婆吃时,婆婆还嘀咕,这种药贵,还没有去痛片好。

    婆婆喝完去卧室时,我叮嘱,如果不舒服叫我,婆婆噢了一声。在进卧室时,我又去儿子房间,进去他还在学习,我问他作业多吗?他说快完了。我说给他取盒牛奶喝。他一下抓住我的手,让我去休息,他自己拿。

    我转身走时,儿子突然问我,他学画画的事,任鹏叔同意不。说时一脸的不自信。

    “明天上街购物!”

    “谢谢妈妈!”儿子幸福的做了个0k的动作。

    我在这一刻感到儿子真的长大了。

    刚躺下,婆婆卧室传来哐啷一声,吓得我推开任鹏,跑去看。

    见我一副狼狈样,婆婆说她睡不着想下床走走,结果磕到小凳子了。

    我问沒关系吧!她说没关系,牙也不疼了,回去睡吧!

    躺床上,我一再对任鹏说着对不起。任鹏说我想的多了,相拥而睡。

    第二天上街给儿子买吉他和画板,任鹏自告奋勇说他开车去。博博高兴,婆婆高兴,我更高兴。

    买这些东西时,我似乎成了空气,倒是任鹏和儿子议论该买哪个?两人议论时还特别默契。搞得儿子还问任鹏,他怎么懂这么多。任鹏说,他十几岁的时候,也想学画画,学吉他。而那时候,只能想想,父母亲是不同意的。

    博博搞不懂,就问为什么不同意?

    任鹏边看吉他,边说那个时候,一家三四个孩子,父母亲两人一月才两三百的工资,养家糊口都的精打细算,让孩子学兴趣爱好,没有钱。

    博博听时,有时撅嘴,有时鼓眼,有时皱眉,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付帐时,我要刷卡,任鹏刷了,并说做为继父,他的好好表现一下,这是个大好机会,说完还问博博是不是。博博说:叔叔就是比爸爸风趣。说完背着吉他,手一挥打道回府。

    回家的路上,博博说他不住校了,回家住。任鹏同意了。

    这下婆婆忙得不亦乐乎,买菜做饭,俨然把这当自家。

    我们的日子归于平静。新市场也开业了。

    婆婆时不时念道冯伟,让我再去省城一趟。

    毕竟跟任鹏结婚了,冯伟出走,至今连个电话都没打来,我觉得不妥。

    冯梅一听我要去省城找她哥,气的发火,不去。

    婆婆听了骂冯梅心咋这么狠,那是你哥。

    冯梅这丫头也犟,说她没有那样的哥,为了一个有钱女人,连老婆、儿子,老妈都不要了。

    婆婆却说是我不同意复婚,任鹏又一天到晚在旁边,冯伟不走怎么行。

    冯梅为我叫屈,说任鹏还沒出现,他哥就学坏了,就是他哥不好,干嘛赖别人。

    婆婆最烦冯梅这个外家人,一生气,就让冯梅滚。

    冯梅犯着以前,一训就滚,现在,她聪明了,还嬉皮笑脸:不滚,不滚,就是不滚。这是我嫂子家。气的婆婆抬手要打她,她就喊,她都有男朋友的人了,不能打她。说着把任豪伟还推到她妈面前。

    婆婆气的笑出声,还训任豪伟:你就惯吧!

    任豪伟这家伙还油嘴滑舌,说:阿姨,以后你就别训了,你训她,我心疼。说着还在冯梅头上摸一把。

    婆婆又训:那就赶快定婚买房子,我都听这楼下老太太讲,楼房一天一个价。

    “不急,等市场做大做强,咱们一大家买别墅去!”冯梅这丫头贫嘴。

    任鹏和我就笑。任鹏还开玩笑:别墅你还是自己住吧?我们老了,可不想闹腾。

    冯梅听了笑着说:大九岁,就高姿态耍老,明摆着欺负她小。

    婆婆心里想的冯伟,不想听我们瞎闹,问我究竟那天去省城找冯伟。

    我承诺这个星期天。

    儿子知道了,说他也去!我告诉他:我还不知道你爸在哪里?这次去还是那几个地方,有人我就叫回来,没人我也没办法!并且这去,也得两三天才能回来!

    我说完,儿子一脸不高兴,只说句:如果见到他爸,就告诉他,给家里打个电话。说完背着书包进了卧室。

    任鹏训我:干嘛这事儿要告诉博博,会影响孩子学习。

    我正要开口,婆婆却说,她说的。她希望找到冯伟,让他知道,你们已经结婚了,不能让他单着,最后成了光棍。

    婆婆说完进了卧室,反倒使我和任鹏,感觉成了罪魁祸首,互望着苦笑不得。

    *****

    我希望冯伟最好在省城,这回去,就是劝他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如果有相好的就结婚吧!

    生怕碰到尴尬的事,我先打电话让李哥去看看。李哥去了,告诉我,那个旅馆好像去年就转给别人了。小院他也去了,房门是锁着的。我问他,没问问左邻右舍,隔壁多少时间没住人了。他说他没问。我说我回去再看看。

    到省城一下车我就直奔小院,小院的门没上锁,高兴的我以为冯伟在,就当当当敲。

    半响传来一个女声音,你是谁?随即听到脚步声。我以为绝对是冯伟那个相好的,看来这次终于露庐山真面目了。

    不想在这个第三者面前甘拜下风,我快快拢了拢头发,又整了整衣服,把肩上的包取下来提到手中。正低头看鞋子,门开了。开门者像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并且身怀六甲,我突然觉得冯伟真是了不起,难不成在出事前,就与这小姑娘好上了。所以那个有钱的女人报负他,出了车祸。

    我胡思乱想,小姑娘问我找谁。

    我说我找冯伟。她却问我是谁。

    我就讲与冯伟的关系。谁知这小姑娘摇头。以示她不信。

    我说我说的是真的,希望她告诉我一下冯伟的电话。

    结果这女娃讲,这房子是他老公租的,房东她没见过,听他老公讲,说房东去包工程干活去了。

    我问她,房东是不是叫冯伟。她又是摇头,说他老公知道,下午他老公下班回家她问问。
  http://www.022003.com/89_89882/317536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