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仵作女驸马 > 正文 056 真相只有一个

正文 056 真相只有一个

    女子清冷的声音才落了地,四下里便猛然静了一静。公堂外瞧热闹的燕京百姓中也是鸦雀无声。众人皆未听到的事实而感到震惊。

    “六月十一清晨寅时前后崔泰死亡。而在六月初十亥时到丑时,他现身于义庄。出现时身上穿着的也是公堂上这一件嫁衣。我们将时间回转到六月初十的白日,邓府在为邓柔治丧。这件嫁衣却出现在邓柔的棺材中。入夜后,邓柔诈尸,离棺失踪。这件事情发生的极其突然,邓柔根本不可能有换衣服的机会。那么我们便可以认定,棺中尸体跑走时始终穿着的便是这一件衣服。”

    “那么……。”君青蓝将声音一顿,清冷眼风在邓春旺面颊上流连:“为什么这件原本该出现在邓柔尸身上的衣裳,到了最后却出现在一个与邓柔甚至邓家都风马牛不相及,似乎毫不相干的崔泰的身上了呢?”

    是啊,为什么呢?公堂内外的所有人都皱着眉,脑子里面均在盘算着这件事情的原因。想来想去怎么都觉得不可能,这事情真真诡异的紧了。

    “邓掌柜。”君青蓝目光一瞬不瞬瞧着邓春旺:“不如请你来解释一下。为何邓柔的嫁衣会穿在崔泰的身上。”

    “我……。”邓春旺身躯一颤,眸色中分明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瑟缩:“我怎么会知道?”

    “你当然知道。”君青蓝唇齿间笑容微冷:“因为,治丧当日棺中新娘的尸体,根本就不是邓柔!”

    “当然是她。”邓春旺下意识反驳,声音大得惊人:“不是她是谁?我自己的女儿我还能不认识么?”

    君青蓝淡笑:“邓掌柜,你的反应太大了。”

    凡事皆有度,天下间任何事情过了度便显得刻意了。邓春旺自打上了公堂处处显得谨小慎微,忽然间扯着嗓子大声嚎。怎么瞧都有些假。

    “若是你不肯说,便由我来说吧。”

    君青蓝缓缓侧过身去,眼底笑容尽去,只余一片清冷的冰寒:“原本穿在邓柔尸身上的嫁衣之所以会出现在崔泰的身上,原因只有一个。”

    她缓缓竖起一根手指出来:“那便是,当日在邓家治丧期间陈尸棺中的女尸根本不是邓柔,而是崔泰!”

    “什么?!”

    众人齐齐一惊。这问题早在所有人心中萦绕不去,想来想去不得要领。越是如此,对于答案的渴求便越是迫切。却怎么都没有想到,问题的答案竟如此匪夷所思。

    忽然不能相信。

    “邓柔的婚期定于六月初八,故而早在六月初八之前她便已经悄悄离开了邓家。邓春旺找不到邓柔,所以急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遮掩邓柔失踪的真相。而崔泰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于是他便成了邓柔最合适的替代品。六月初十白日,众人瞧见的邓柔尸身始终被喜帕遮着面颊,便是为了遮掩崔泰的面容,叫所有人都将他误以为成邓柔。”

    “你这是什么话?”户部员外郎崔林忽然皱眉开口:“我们崔家与市井商贾素无交集,崔泰怎么就能成了邓柔的替代品?你即便想要尽快结案,也万不能如此信口开河。”

    “就是。”邓春旺嚷嚷着说道:“崔家公子那么高贵的身份,我有几个胆子将他给弄进棺材里面去?即便是真的,崔公子好端端一个人,也万万不可能配合小人来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出来呐。”

    公堂内外一片唏嘘,人人眼底都带着怀疑。

    君青蓝却半点不焦急,微笑着开了口:“要弄明白这事情的原因,那得从另外一件事情说起。”

    “我查过国子监的学员记录,崔泰在六月初六便私自离开国子监,之后下落不明。国子监贡生夏侯博曾在六月初九的大兴市见过崔泰。崔泰声称遇到了麻烦需要立刻离开燕京,所以需要大量的银钱。两人交谈不久,有一女子呼唤崔泰,二人一同离开。之后,燕京城里便再也没有人见过崔泰,直到六月十二日大雨后,他的尸体在枯井中被发现。”

    四下里鸦雀无声,只有女子清冷声音珠玉相击般侃侃而谈。

    “在这当中,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崔泰被那女子唤走以后便始终与她在一起,而他所说的麻烦,实则为女祸。崔泰风流成性,在国子监中跟本不是秘密。近日该是得罪了某位他得罪不起的权贵,才想要离开燕京去避祸。”

    “一派胡言!”崔林陡然挑眉,冷声喝道:“崔泰乃是国子监贡生,何来的风流成性之说?更不要提什么女祸!你如此诬蔑我们崔家是何居心?”

    “呵。”崔林将唇角一勾,笑容中添了几分阴冷的怨毒:“你不过是个小小仵作,还没有诋毁朝廷命官的胆量。是谁指使你做这些事情?公主,端王殿下,寺卿大人。”

    他扬起了脸沉声说道:“下官请求立刻将君青蓝拿下,严刑拷问,务必要将幕后指使之人查明!”

    姜羽凡深深吸口气,忽然便将拳头给攥紧了。崔泰的案子还没有查清楚,怎么又横生出这么个枝节出来?严禄原本就便想借着崔泰的案子排除异己,所以这是打算要下手了?他飞快瞧向君青蓝,你可千万得当心呐!

    “卑职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崔大人,还请崔大人如实回答。”女子明润的眼眸如星瞧着崔林,不慌不忙拱手说着。似乎根本不曾感受到公堂上剑拔弩张的气氛。

    崔林冷哼一声:“说。”

    “请问崔大人,崔泰在您府上人品才学如何?您对这个儿子可还满意?他又是如何进入的国子监?”

    崔林皱眉:“吾儿能进入国子监自然凭的真才实学。本官有子如此,自然颇感欣慰。”

    “是么?”君青蓝淡淡一笑:“为何卑职发现的事情与大人您方才所言并不相同呢?”

    她缓缓取了张略微发黄的纸笺出来,印着初升的朝阳,众人依稀能瞧见上面斑斑点点的墨迹。

    “这个是我从国子监崔泰往日课业中撕下来的一张纸。这里有一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边是崔泰的注解,燕京有佳人芳名如人,口渴饮水无数。如人体贴温柔,心系英雄,天气晴冷皆温存提醒叫其知晓。故而圣人言,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公堂上下一片哗然,哄笑连连。如人饮水这一句在圣人典籍中已属简单易懂。即便不懂,众人听着崔泰的解释也知道那完全就是在胡扯。

    圣人先贤的典籍,什么时候能同美人嘘寒问暖给联系在一起了?

    君青蓝将纸张放下缓缓说道:“敢问崔大人,这样的才学见识可有资格进入国子监就学?”

    崔林哑口,眼底却分明带着几分不甘心。

    君青蓝却别开了眼,这个话题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束了。无论崔林有多么的不甘心,崔泰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进入国子监都只能是事实。

    “经过我的调查,崔泰生性风流证据确凿。甚至在同一时间与多名不同女性有染,因此为自己招来了祸端,企图离开燕京避祸。而他自六月初六离开国子监,一直到六月初九与夏侯博相见整整三日的时间他却显然并未离开内城。那么这三日他住在哪里?又是以什么为生?”

    “肯定是躲在哪个相好的家里头去了。”

    “真没想到,堂堂国子监的贡生,居然是这么个货色。”

    “你没有听到么?那小子是托了人才进的国子监,其实屁本事都没有,就只会玩女人。”

    “呵,有个当官的爹就是好。那样的水平都能进了国子监呢!”

    公堂下的百姓们窃窃私语,君青蓝刻意停顿了片刻,刚刚好让堂上众人将百姓们的议论听了个清清楚楚。眼看着崔林面色渐渐变作铁青方才清了清嗓子。

    “其实崔泰在失踪这三日当中并非全无踪迹可寻。六月初六夜晚,他曾在姜家牛肉铺买了块牛肉。六月初七,有人瞧见他在估衣店现身。他这几日出现地点均在青平坊,而他自那些地方出现后最终回归的地点也始终如一。那便是青平坊东巷一处小院,那院子门口有极大一棵桂花树。”

    “呵,那可不正是邓柔的院子么?”寂静的公堂上,骤然传出长乐公主冷幽幽的声音。

    众人立刻被她口中的邓柔给牵引了心神,完全没有留意到这种话自长乐公主口中说出,有多么的不合常理。

    “没错。”君青蓝点点头:“对于崔泰来说,那的确是邓柔的家。然而,那其实根本不是邓柔的家。”

    “卑职斗胆想请公主殿下帮个忙。”君青蓝朝着屏风供一拱手,态度谦卑恭顺。

    屏风后传来淡淡嗯一声。

    君青蓝缓缓直起了身躯:“卑职想请公主帮忙来辨认一个人。”

    这一次,屏风后却久不做声。君青蓝也并不觉失望,将唇角一勾说道:“那么,便请公主瞧一瞧,这人是谁?”

    她语声方落便将身躯朝右后退开半步,素手朝着姜羽凡点去。姜羽凡微微点头将身后随侍的小厮一把推了出去。

    众人凝眸瞧去,那是个身量不高,纤细瘦弱的少年。少年穿着灰扑扑一件细葛布的袍子,方才又始终低着头,半点不起眼。若非姜羽凡忽然将他推在了眼前,任谁也不会去注意那样一个随处可见的小厮。

    小厮陡然来在人前,只略微将气息微凝便猛然抬起头来,竟半点不觉局促。她缓缓抬手,将包头的头巾一把扯下,垂落满头青丝如瀑。众人吸口冷气,这才瞧清楚那原来是个白白净净,秀美端庄的少女。

    邓氏族人中陡然传出一阵惊呼出来,少女却只管仰着头动也不动任人打量。

    “咦?”良久,长乐公主方才缓缓开了口:“她是谁?本公主从未见过。”
  http://www.022003.com/84_84526/297142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