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爆头偏执狂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个鬼王引起的事情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个鬼王引起的事情

    当然这个师姐并没有要咬季伐轲一口的意思,要是季伐轲没有猜错的话,这位跟他认识了七八年的师姐喜欢上了莫得感情版本的自己,这让现在的季伐轲心里有些怪怪的,这算什么?

    “我没事儿,就在路边睡了一觉而已。”季伐轲并没有特殊的主动能力,只有一个很厉害的被动技能,一旦有鬼怪附身了他,那些鬼怪都会消失不见。

    大家潜意识里都以为这个能力是有极限的,比如说能对付一般的厉鬼,但更凶的恶鬼就不说不定。可是季伐轲并没有被更凶的鬼怪附身过,所以说季伐轲这个被动的上限也没人知道。甚至就连季伐轲刚消化完这部分记忆的时候,下意识的也认为这个能力是有极限的。

    胖大叔一脸的惊喜,很想冲过来将师姐推开,抱住季伐轲,但是迫于现实压力,这动作也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罢了。

    “太好了,快通知那些家伙别去了,既然伐轲平安无事,就过去简单的处理一下吧,接下来还是把重心放在那边!”说话的是另一个精瘦的男人,他相当于季伐轲所在小组的组长,行事稳重,实力也很有说法的。

    接下来的事季伐轲也没有个想法,本来就不爱动脑子的他觉得听话做事就可以了,并且他也付诸了行动,这一整天都在混日子。

    他住的地方离警局也有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而且那个旧城区还以前还经常闹鬼,不过最近因为季伐轲的能力觉醒,那些事情发生得也少了很多。

    师姐叫常依依,多么小鸟依人的名字啊,结果却是个暴力倾向严重的家伙。季伐轲可是知道这家伙能一人撂倒四五个成年男子的,技巧与力量都不弱的那种。

    就是这家伙住在自己隔壁,季伐轲现在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的,话说这么久了,我一点意思都没有,你还这么执着的么?扭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常依依,季伐轲叹了口气。

    “伐轲要不要吃点夜宵啊?”明天周六,虽然警局不放假,但他们这种岗位,没有大案子就比较随意了,而他们又不是主力军,平时也就去搜索情报,打打下手而已,真有什么厉害的鬼怪还得上那些有点本事的人。

    “师姐,吃多了不会长胖吗?”季伐轲突然想吃肉了。下午的盒饭虽然挺好吃的,但说到夜宵,季伐轲就想起了他混黑的时候,许多时候都在烧烤摊吃夜宵。

    “啊?不会的,再说了大不了多动几下嘛!哎伐轲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啊?”常依依伸手想摸季伐轲的额头,可是又怕季伐轲一巴掌拍掉,就在空中画了个圈又放回了方向盘上。

    结果这家伙比自己还能吃!季伐轲看着自己盘子中满满的食物,以及满嘴油的常依依,摇了摇头。在外界吃了好几天的清汤寡水,虽然美味,但终究没有这种味觉冲击直观的烤肉来的爽快。

    不过也吃不了太多啊,也就几串,就差不多辣得吃不下了,结果常依依这家伙,胡吃海喝,丝毫不担心喝醉了怎么办。

    把常依依送回家,和她住一起的小姐姐带着暧昧的眼神看着哭笑不得的季伐轲。

    躺在自己床上,旧城区就是房子便宜,再加上闹鬼,房租更是便宜到了一种诡异的地步,季伐轲在这里住了半年,房租也就相当于在市区住一个月左右。

    十一点五十多,还没睡着的季伐轲看着周围逐渐弥漫起来的雾气,来了兴趣。鬼门要开了,租房子的时候,他特意选择的阴气最重的地方,而且鬼门就是他卧室门,无他,便宜。

    “这些鬼也没有什么意识啊,有什么好玩儿的嘛,还没有丧尸好玩!”季伐轲下意识的将鬼怪跟丧尸做了对比,虽然在丧尸世界的记忆只有短短几天,但他总觉得自己很了解丧尸。

    五十九分,开启阴阳眼的季伐轲看到自己卧室那里的超大城门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里面透着光亮,也不知道鬼门内部是不是冥界,如果是的话长啥样呢?

    趴在床头的季伐轲看着一些鬼怪从鬼门内钻出来,饶有兴趣的评价这些家伙的模样。这种只开了一个小口子的鬼门出来的鬼怪都不是厉害角色,只是一些孤魂野鬼,以前也天天见,司空见惯了都已经。

    第一只钻出来的是一个脑袋被碾的男鬼,估计是被车撞了,一出鬼门就张牙舞爪的朝某个方向跑去,估计是去案发现场了。

    随后一个个的跑出来一些游魂,都保持着死去的模样,季伐轲觉得那些断手断腿的,这样爬着真的不累么?

    缝隙中的光亮逐渐减弱,季伐轲知道这是要关门了,看来今天的鬼门放出来的鬼也就这样了。

    就当季伐轲准备熄灯睡觉时,还没彻底闭合的鬼门突然窜出来一个大红色的身影,熟悉鬼怪知识的季伐轲心里一紧,好像出来了个什么大家伙?!

    鬼也是有等级的,厉鬼,一般是红色的,恶鬼,一般是褐色的,鬼王,想什么样就怎么样,再上面就是阎罗那些了。

    这家伙大概率就是一只厉鬼了,季伐轲虽然不怕它,但是这家伙要到处作乱的话,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是个皮肤苍白的鬼,脑袋上缠绕着长长的头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季伐轲记忆里,最漂亮的女鬼应该就是一次出任务时去抓的那只厉鬼了,很漂亮,除了皮肤苍白,其他的几乎没有瑕疵。

    “喂?”结果这只长头发的鬼扑倒在地上后就一动不动了,季伐轲等了两分钟,也没见对方有什么动作,皱了皱眉,翻身下床,蹲在了它旁边。

    鬼的身体冰凉,通灵的季伐轲可以看到并接触鬼怪,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厉鬼近距离接触。柔软的身体,大概率是个女鬼,这要是一翻身变成一个大叔,季伐轲觉得自己会受到惊吓。

    等了好久,这家伙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季伐轲也失去了耐心,想了想,写了张纸条放在了它手里,叫她醒了别乱跑,不然就会被抓走。然后看着漫天星河睡着了。

    凌晨三点左右,地上那只鬼突然抽搐了起来,如同犯病了一样,睡得正香的季伐轲没有一点感觉。

    然后当他一睁眼,就是一张腐烂了一半左右的脸,眼眶里有着虫子,不过没有腐烂的恶臭,打了个哈欠,季伐轲伸手将对方的额头往后一推,坐了起来。

    伸了个懒腰,起床刷牙洗脸。后面那只厉鬼一脸茫然,这就是现在的人类吗?冥界虽然没有详细的人界消息,可是他们也在努力跟上人类世界的脚步啊,网络覆盖冥界,不再像一两百年前那么落后了,可是,人类不是应该很怕鬼吗?难道这家伙是个很厉害的抓鬼师?对,肯定是这样了,那张纸条也是他给自己的,可能就是恐吓!

    “你是谁啊?来人界干嘛?”季伐轲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这也算是非法入境了吧。

    “我是墨鬼王,来人界是为了阻止花鬼王打通冥界通道!” 自称墨鬼王的女鬼围着季伐轲飞了几圈,语气也是阴恻恻的,作为鬼王,她并不觉得这个全身都没有灵力波动的家伙能怎么自己,可是这家伙偏偏一副淡定的样子,这让她很是好奇,他还有什么底牌吗?

    “鬼王?这么弱吗?难道冥界的鬼王还是世袭制?”季伐轲看着墨鬼王,托着下巴,眼神中带了一点嫌弃。紧盯着他的墨鬼王一滞,随后如同发狂了一般,手舞足蹈,好看的脸也变得七窍流血一般,同时掀起阵阵阴风。

    “……别想着附身我,不然你就会没了,相信我,还有别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该你管的别管,既然你说你是为了阻止花鬼王,那就别整出其他的事情!懂了吗?”季伐轲精准的将抓住了她的衣领,将还在乱飞的她拉到自己面前,自顾自的将这些事情交代完,在她要吃人的目光中放开了她。

    墨鬼王恢复成原本的模样,双眼无神,呆呆的坐在床上,仿佛被怎么样了一样。

    上班,也就是过去坐坐,希望今天没有什么任务吧!

    在楼下等着常依依,这女人还是迅速,不用化妆什么的,几分钟就好了。

    路上聊了一会,看到几辆鸣着警笛的警车从对面开过来,常依依果断的调转方向,跟了上去。那几辆车都是他们处里的,这么集体出去,肯定是有什么任务,总之先过去看看再说!

    “哎,那家伙怎么一直跟着我们啊?”常依依看了几眼后视镜,有些疑惑的对着季伐轲努了努嘴,镜子里一个红色的身影漂浮在空中,正是自称墨鬼王的家伙。

    “嗯?那家伙说自己是鬼王!”副驾驶上的季伐轲敲了敲车窗,虚起了眼睛。如果这个墨鬼王没有骗自己的话,那很有可能今天这个任务就是跟花鬼王有关的了!说起来那个鬼王,实力如何?会不会有危险啊?

    “停车,你先去处里,我跟过去就好了!”有危险 ,这可马虎不得!季伐轲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茫然的常依依,语气强硬。也许是从没有见过季伐轲这样的态度,常依依乖乖的靠边停了车,然后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季伐轲,你这是闹哪样啊?

    “哎,你这两天,该不会是开窍了吧?嘿嘿,都会凶人了!” 常依依笑嘻嘻的摸了摸季伐轲的脑袋,等着季伐轲解释。

    白了她一眼,季伐轲没有接话,迅速下了车,朝着后边的墨鬼王看了一下,又趴在车窗上,对着有些不开心的常依依说了下事情。

    “你回去,处里现在要人,我跟过去看看,组长没有发信息给我们,说明事情不大,你就别到处跑了,不然又要挨批评!”以前常依依也是三天两头就到处跑,批评多了都习惯了。

    “哦哦,那我现在回去了啊!”常依依赶忙点头,迅速的倒车,没有丝毫留恋的上了机动车道。

    “叫我回去?你以为你是谁啊?哼,还这样那样,没大事才怪呢,非去不可!”结果一出季伐轲视线,这女人就下了车,共享单车骑着就上了路。

    此时也就八点多钟,路上都是些老爷爷老太太,同样骑着车的季伐轲根本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听话的常依依会杀个回马枪,还在努力的缩小跟警车之间的距离。

    一条公路贯通了市郊,好在没有让季伐轲骑行穿过整个市区,也就十几分钟,他看到了岔路口的警车,还拉上了警戒线。

    “伐轲?你怎么过来了?”两个其他组的人看着警戒线,看到有些气喘的季伐轲,两人都有些意外。季伐轲在处里年轻人圈子里还是有些出名的,当然他是常依依的师弟这一点挺重要的。

    “师姐在路上看到了,就让我跟过来看看要不要帮忙。”这里是一栋未完工的大楼,周围都是修建到一半的破旧建筑,好像是因为房地产商那边突然破产了,工期无限延后,这比较偏僻的地方就处于废弃状态了。

    三两步来到那栋楼下面,没有电梯,接近二十层的高度也够季伐轲跑一阵子的了。身墨鬼王还漂浮着。

    “那么,云初跟陈冰哪儿去了呢,这里的事一结束,不就该回去了么,那牵扯的人也就这么几个啊?”季伐轲默默的思索着这些事情,一边闷头钻进了大楼。

    “喂,在地下室!”结果没跑出几步,外面的两人吼了一声,季伐轲面不改色的转身,这个楼梯口正对着门口,有点尴尬。

    瞥了一眼严肃的墨鬼王,季伐轲不动声色的思索起来应对的措施。

    地下二层,还没有装修好的车库此时飞沙走石,一扇几乎实体化的木门此时咔咔作响,仿佛是门后有着很大的风一般。

    地上血红一片,两个穿着道袍的人躺在地上,生死未卜。另外还有四五个人正在施法,看样子有点麻烦。

    一个精瘦的和尚此时面色苍白,诡异的门一阵抖动,和尚胸口一震,吐出一口鲜血,另外三个人的身形猛地挣扎起来,快挡不住了。鬼王的实力还是太强了。

    “喂,那是不是花鬼王?”季伐轲挥挥手将灰尘扫开,看了一眼地上的几人,没有动作,他是一点术法都不懂,魔法的话,这个世界几乎感觉不到,勉强能生个火,真的像打火机那样的火。

    结果墨鬼王完全没有理他,直愣愣的冲向了阴森森的木门。季伐轲咂了咂嘴,叹口气跑了过去。

    “小伙子,别逞能,去叫人……来支援,这里……我们还……能……撑一会儿!”为首的的那个中年男人死咬着牙,血液从嘴角流出来,其他两人也是差不多的样子,这看起来就不是还能撑一会儿的样子吧!

    看到墨鬼王的出现,三人绝望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异样的情绪,墨鬼王帮他们分担了很大一部分的压力,这下他们都不用那么拼命了。

    “这?”年纪最大的老头皱着眉头,看了看中年男人,情况有点复杂啊,好像不单单是鬼王破门这么简单!

    结果这时候,门的那头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一道黑色的光闪烁了一下,同时如同丝线一般伸向了季伐轲,季伐轲一脸无语,这是在挑软柿子捏?

    与此同时杀了个回马枪的常依依也到达了现场,一眼就看到了季伐轲被黑光穿透的一幕:“伐轲!”

    “干嘛?别过来,你现在来除了增加我们的难度系数之外,没有任何用!现在去搬救兵,懂么?”丝毫不在意被黑光穿透胸口,季伐轲挑挑眉,看到常依依出现在这里,头疼。
  http://www.022003.com/84_84012/332284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