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都市小说 >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于丽娟心软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于丽娟心软

    只有张献民不在意,毕竟他是从小就在赵家混大的,根本就不怕赵东升了。

    四人都是年轻人,说话就随意起来,搭着张献民也喜欢说个笑话啥的,时不时的就能把于娇娇和苏来娣两个逗得咯咯直乐,就是小椿树也跟着笑了起来。

    张献民却是在心底里叹气,他最想见的那个人没能来,不但不能来,估计还在对付那对看着就不好对付的中年夫妻了。

    这个时候的于丽娟确实是处于爆发的边缘了,从昨天接到眼前这两人开始,她已经一忍再忍了。

    昨天快下班的时候,徐舒保过来一车间找于丽娟,说是他父母今天下午到,让她跟着一起过去接人。

    于丽娟也没推辞,毕竟这事儿徐舒保早就过来跟说了的,还说了要她积极表现。

    看在徐舒保平时表现也不错的情况下,于丽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她心里却是有定准的,那就是你有你的千言万语,我有我的一定之规,总之底线画好了,不越过底线的她都不会翻脸的。

    在汽车站接人的时候都挺好的,于丽娟没想到徐舒保的父母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可样子却没有那种土气。

    特别是徐舒保的妈妈沈玉芹,虽是梳的运动头,可也是一丝不乱的别在耳后,有些碎发也都用一个发卡给别上了。

    衣服虽是现在乡下那种斜襟棉袄,可是看得出很干净。

    脸上也没有那种到处看新鲜的表情,倒是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徐舒保一看到父母从长途车上下来,早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都没顾上于丽娟就急冲冲地跑过去了,嘴里还喊着:“爹!娘!你们终于到了!”

    徐舒保的爸爸徐忠见到儿子,也乐得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不过他只是冲着徐舒保挥了挥手就上车去了。

    于丽娟看徐舒保爸爸不过是挥了下手就回身上车上去了,不太明白他这是干什么去了。

    她突然有点近乡情怯起来,所以就站在当地踟蹰不前了。

    徐舒保这时候已经冲到了沈玉芹身边,拉着沈玉芹的手上上下下地看,嘴里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于丽娟只看到沈玉芹抿着嘴矜持地笑了,眼里的得意却是藏都藏不住。

    她就觉得沈玉芹这人不好斗,她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用上一个斗字,真的,也只有在跟她那个白眼狼爹和后娘的时候,她才会用上一个斗字。

    总之,这第一眼,于丽娟对沈玉芹是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沈玉芹那边是早就想给这个儿子信里说的对象一个下马威了,看到儿子见到自己激动的样子,沈玉芹觉得这个儿子还是捏在自己手心里的。

    她从小在娘家的时候,父母宠爱,上面全是哥哥,都让着她这个最小的妹妹。

    嫁到婆家,她在家里也是说一不二的,徐忠这人是个耙耳朵,啥事都听她的。

    因为徐忠听话,婆婆那个时候也不敢跟她来劲。

    后来,沈玉芹连生了三个孩子,头胎就是个儿子,她的脑袋就昂得更高了。

    而且这老大老实巴交的,娶的儿媳妇也是老实的,虽是沈玉芹没受过婆婆的为难,可她却是没少为难大儿媳妇,大儿媳妇见到她就跟鹌鹑一样。

    老二是个闺女,跟她一个性子,强横霸道,跟沈玉芹一条心,就是在婆家得了一寸长的东西都得想办法给她送回来。

    老三从小就会念书,但是她也没想到会念得那么好,居然念到了京都的大学。

    得到信的那一天,全村的人都轰动了,不对,是整个公社都轰动了,十里八乡的人都来看她家里出的金凤凰。

    后来,她和老头子两个去京都大学看老三,就连那什么大学教授都冲她竖大拇指,说她给国家培养了人才啊!

    从此之后,沈玉芹就跟徐家的女皇一样,什么事都是她的一言堂。

    这个据说是省城里的姑娘,家里还有当官的亲戚,条件这么好,沈玉芹就有些害怕人家姑娘会爬到她头上去。

    特别是她最重视的老三,那可是她培养出来的金凤凰啊!

    她不攥手心里,哪里能放心,所以才会有这一次元旦过来,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如果是个搅家精,趁早就让老三将人一脚踢开。

    就算不是搅家精,也要通过这次过来,把人整得跟老大媳妇一样服服帖帖才行。

    那样的话,就算是回了村也倍有面子,一个大城市的儿媳妇也要对自己这个乡下婆婆恭恭敬敬、不敢恣毛。

    徐舒保跟沈玉芹亲热了半天,徐忠才从车上大包小包地拿东西下来了。

    于丽娟才知道徐舒保的爸爸是上车拿行李去了,看这架势拿了不少东西来了。

    徐舒保要上前帮忙,却是让沈玉芹拦住了:“老三啊,你对象呢?”

    “哎呀,一见到妈就把丽娟给落下了。”徐舒保一拍脑门,赶紧转头去找于丽娟。

    看到于丽娟还站在原地没动,徐舒保冲着于丽娟挥了挥手:“丽娟,赶紧过来!”

    于丽娟没辙,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勇敢地走了过去。

    人家毕竟是长辈,于丽娟很是客气地上前喊了一声:“阿姨好!叔叔好!”

    他们两个虽说看上去年纪比较大,可通过徐舒保的介绍,于丽娟还是知道这俩其实没有她那个白眼狼的爹大。

    沈玉芹很是矜持地“嗯”了一声,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被徐舒保扶着往前走,身后再跟了个挑着担子的徐忠,那架势不亚于老佛爷出巡啊!

    于丽娟从后面看着这一家三口,心里说不出的不耐烦,这都什么人啊!

    三人走出一段距离了,徐舒保又回头朝着于丽娟说道:“丽娟,你赶紧跟上来啊,到娘这边扶着点。”

    于丽娟简直都要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合着大家都是丫头、小厮的,这老佛爷还得两人扶着。

    她正这里生闷肚子气,那边沈玉芹还看不上她呢,大嘴一撇:“不用了,咱们还是赶紧回你们厂子吧!”

    于丽娟更加生气,一抬头,她还看到徐舒保一脸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扶着他家老佛爷,后面跟着挑担子的沙师弟,走了!

    这叫什么事,于丽娟就想着撂挑子走人了,凭什么啊?

    自己虽是学历比不上徐舒保,可是在女生中间也是很高的文凭了,这个人居然还看不上自己,看不上就看不上,我还不伺候了。

    她是一个硬气的人,不然也不会从条件优渥的省城到了这么一个县城里来,除了曲长歌也没告诉过旁人家里的情况,她就是不想靠那个白眼狼的爹,当然她那个爹根本就靠不住。

    于丽娟既然做了决定,也就不再拖拖拉拉的,加快、加重脚步,小皮鞋跺在地上发出“噔噔”的声音。

    不一会儿于丽娟就从那三人后面追了上来,又超过那三人,往前一骑绝尘而去。

    沈玉芹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这还得了,她颤抖着手指着于丽娟的背影:“老三,你就给我找了这么个?”

    徐舒保还是很喜欢于丽娟的,长得特别好看,带出去特别有面子不说,她家里的背景也很强大,以后想多帮助家里还是需要这样的媳妇儿。

    他忙笑着跟沈玉芹解释道:“娘,您可不知道,我跟您说……”

    后面的话就是非常小声地在沈玉芹耳朵边说的,听得沈玉芹一愣一愣的,然后很严肃地盯着徐舒保:“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我无意中发现的,我估摸着钢铁厂还没有谁知道她的背景呢。”徐舒保很肯定地说道。

    沈玉芹默了默,然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她这样儿倒是像。不过她条件再好,也不能让她越过你去,你一定不能让她欺到你头上来了,结婚前就要把她降服了,知道吗?等会到了你们单位,你去劝劝她吧!”

    徐舒保还想说什么,沈玉芹却又说道:“你放心,这回我会小心一些的。”

    于丽娟气冲冲地回到宿舍,同宿舍的同事见到她一脸怒容的样子,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只是平日里于丽娟也不怎么跟她们来神,所以也没人问她什么,都一个个地忙着自己的事情。

    于丽娟也没在意室友们,她只想蒙着头睡一觉。

    可是还没等她睡着呢,外面就有人喊:“于丽娟,楼下有人找!”

    于丽娟坐了起来,难道是曲长歌那个臭丫头终于下想起自己来了,找自己吃好吃的去。

    一想到这个,于丽娟就坐不住了,赶紧穿衣下床,就怕慢了等会儿让那个讨厌的周元给祸害完了。

    等到她在楼下见到满脸笑嘻嘻的徐舒保,转身就往宿舍里走。

    徐舒保哪里还会让她回去,赶忙跑到于丽娟的前面,展开双臂拦住了她。

    于丽娟很不耐烦:“好狗不挡道!”

    徐舒保满脸温柔的笑:“丽娟,你不能因为我妈妈就不理我了。”

    于丽娟想起他刚刚对自己那不赞同的一瞥,冷着脸说道:“我看你不也是觉得我不对?”

    徐舒保解释道:“我妈妈那人平日里喜欢人跟她亲近,如果第一次见面,你就跟她挺亲密的,那以后不是好相处么?丽娟,我这些日子对你的心怎样,你难道不知道吗?”

    他这话让徐丽娟想起平日里徐舒保对自己的殷勤和体贴,她脸上的肌肉绷得没那么紧了,柔和了下来。

    徐舒保一见有戏,忙又接着说道:“是我妈让我过来找你的,说是也给你带了东西,虽说都是农村的东西,还希望你不要嫌弃。她坐了一天的车,都累得躺床上了。”

    于丽娟心下又更软了几分,说白了,这于丽娟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让徐舒保这么一说,居然又没了主意,要是曲长歌知道这事儿,准得在她脑袋上弹一个脑崩儿,弹醒她!

    徐舒保想去拉于丽娟的手,转头看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敢去拉了,只是用眼神提醒她跟着自己来。

    于丽娟只得走到了徐舒保的身边,两人都往家属区走去。

    家属区这边,徐舒保是申请了一套两居室的家属房。

    这也是因为这个时候厂里的职工还没满员,青工又特别多,青工多多半都是住一间房住八个人的单身宿舍,所以原来盖的家属房还有很多空房间。

    工会那边知道徐舒保也是厂里很重视的技术人员,所以这个面子还是给了,何况徐舒保也说了只住几天而已。

    只住几天,工会干脆连家具都给他安排好了,省得只有一个空屋子也没法住。

    于丽娟和徐舒保到房间时,徐忠已经把他挑的担子都分门别类地放好了,沈玉芹正躺在床上休息。

    沈玉芹是有晕车毛病的,坐了大半天的车,她虽是一路上睡过来的,可还是有些难受。

    可是听到门外有动静,她还是爬了起来,这大领导的闺女自然不好太怠慢。

    沈玉芹真是没想到老三还有这本事,这回对于丽娟就不能像对老大媳妇那样粗糙了。

    于丽娟看到沈玉芹脸色有些苍白,这还真是不太好的样子。

    沈玉芹冲着于丽娟露出一个很是虚弱的笑来:“丽娟来了啊!”

    于丽娟忙几步走了过去扶住了沈玉芹的胳膊:“阿姨,您别起来了,还是回屋躺着吧!”

    沈玉芹摇头:“没办法啊,你叔和老三都不会做饭,我不做,他们两个就得饿肚子。”

    “要不,去食堂打些饭,我还有杂烩菜票,打一份回来肯定够你们吃的了。”于丽娟好心好意地想办法。

    沈玉芹接着摇头:“不了,你那票就留着自己吃吧,我带了好些菜,可以做着吃呢。”

    于丽娟没辙了,她又不会做饭,一日三餐都是在食堂解决的,当然有时也会去曲长歌那边蹭一顿两顿好的,打打牙祭,也是赵况的手艺太好了。

    徐舒保忙说道:“丽娟,我们一起给我妈打下手吧!这样我妈也能省一些事。”

    于丽娟点头说道:“好啊!我们也帮着做点,阿姨也能轻松点。”


  http://www.022003.com/75_75755/33228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