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有医难为 > 正文 第二十四章出人命

正文 第二十四章出人命

    苏澜漪和苏婷儿,苏倩倩一起出了静园。苏倩倩因今日的事后怕不已,苏婷儿又一向关心她,于是两人不自觉走到了一块儿。苏澜漪默不作声从另一边离开。

    回到风澜居已是后半夜,方撷怕她深夜在外头沾染了寒气,说什么也要给她熬一碗姜汤。

    房间里燃着豆点烛火,苏澜漪坐在窗边,听老夫人说为了接风宴,她已经派了人去追回父亲,只是到现在也还没有消息。而姜程文那边倒是来了口信,说是他已快马加鞭送了家书回淮阳。先前说的书信一事他也准备好了,估摸着过一两日就给送到府上来。

    眼下孙姨娘犯下大错,被她夺了权,只要姜程文的书信一来,她明面上就有了姜家的支持,就算父亲回来,也不能说她个不对。

    手边是方撷准备好的热茶,苏澜漪呷了一口,唇齿留香。

    苏倩倩,不能留了。

    “三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听孙姨娘教唆去污蔑长姐。我真的错了,你就不能帮我求求长姐,让她帮我找个好人家吗?”

    丫鬟们在前头提着灯笼,苏婷儿和苏倩倩并肩而行。或许是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苏倩倩难得对苏婷儿有了好脸色,甚至是低声下气地求她。

    苏婷儿面露欣慰,“你能知道错是好事,现在长姐回来了,我们这些做庶小姐的也不用在向孙姨娘和二姐低头。可是你今日的事实在糊涂,还有前几日你和长姐说的那些话,我听了都冒火。”

    她亲昵地拉着苏倩倩的手,“不过长姐最是心善,待明日你早些去风澜居见一见长姐,同她赔个不是。”

    苏倩倩点头全都应下,“那……那我的婚事?”

    苏婷儿皱眉,“你就这么在乎婚事?”

    “这是自然,家里的姐姐妹妹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你们是早就有了好归宿,自然是不着急的。我不一样,我姨娘死了,没人给我撑腰,要是不给自己找一个好夫家早点嫁了,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苏倩倩撇着嘴,她这时候被夜风一吹,清醒了不少。想想自己为什么那么帮着孙姨娘,还不就是她承诺给自己相看个好夫家?现在自己和孙姨娘决裂,老夫人又不可能为她操心,可不就得看长姐的意思了?

    苏婷儿无奈地看着她,一时间竟挑不出不对来。“只要你好好向长姐道歉,相信长姐一定会遂了你的愿。”

    “我不是已经道歉了?”苏倩倩不满地甩开苏婷儿的手,“不过为了以后,我听你的就是。”

    “算了,你记住我说的话,长姐是嫡女,况且她现在……与以前很不一样,你莫要再向从前那样胡闹。”

    到了门口,苏婷儿给苏倩倩理了理衣裳,心中不由感叹,她这几年来和倩倩几乎成了仇人,没想到竟会因为长姐关系回暖。

    苏倩倩不耐烦地点头,没等苏婷儿整理好她的衣裳就急匆匆进了院子,“我知道了,你怎么那么啰嗦。明天我早点去见她就是了。”

    “大小姐,姜汤来了。”方撷带着外头的寒气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热腾腾的姜汤,只是闻一下就让人觉得温暖。

    她看到苏澜漪纤瘦的身影,莫名觉得孤寂无比,她受不住这种感觉,忙过去关上了窗,将她家小姐拉回人间,“窗边风寒,您莫要受了凉。姜汤还热着,您先喝了吧。”

    苏澜漪点头,随手端起瓷花碗,试了试温度后随即喝下,姜汤暖了身子,也暖了魂。

    “今日你随我忙碌至今,明早便不用来伺候了。”

    方撷知道苏澜漪在关心她,笑着满口答应。

    “早些睡吧。”

    “是,奴婢告退。”

    熄了蜡烛,苏澜漪躺在床上没有半点睡意。

    苏暮薇回来了。

    回来的不是时候。

    她缓缓闭上眼,掩盖住几近疯狂的痛恨。欺骗,利用,背叛。三年折磨,杀身之仇……她又见到苏暮薇了,她恨极了的人。

    苏澜漪从来不敢回想从前,因为那会使她癫狂,可就因为苏暮薇,她不可遏制地想起了那些痛苦的往事。她的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她想要睁开眼,却觉得眼皮有千钧之重。她想挣脱回忆,却发现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咦?梦靥了?”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在黑暗的房间里十分轻缓。

    苏澜漪额头上突然传来一阵温暖,身子却遍体生寒。

    有人!是谁?

    她猛然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漆黑。

    “谁?”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来看看你怎么样了。”尹连城坐在黑暗里,“我的手下发现了一个人,入夜时从苏家离开的,一路出了城,被我绑了。”

    听他的描述苏澜漪很快就想到了孙嬷嬷。“那是孙姨娘的心腹,这个时候让她离开,多半是怕查到赵宅,她想用孙嬷嬷当替罪羊。”

    尹连城语气戏谑,“我该杀了她,还是放了?”

    “她会死,而且是孙姨娘杀了她。”苏澜漪道。

    尹连城没有多问,“好,我明白了。”不就是栽赃嫁祸吗,这事情容易得很。

    天刚蒙蒙亮,苏澜漪隐约听到外头有闹哄哄的声音,她揉揉额头,有些头疼。

    “来人。”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进来的是珠儿。

    “外面发生了何事?”

    珠儿神色微变,低声道:“听闻……是六小姐没了,这会儿刚传出来消息,眼下人心惶惶的。”

    “先派两个机灵点的丫鬟去打听打听,静园那边不准惊扰老夫人。”苏澜漪睁开眼,收敛了眸中精光。

    “是,奴婢知道了。”珠儿赶紧出门吩咐去了。

    左右没了睡意,苏澜漪翻身下床,简单梳洗一番后出了门。她抬手召来珠儿,问道:“六小姐现在何处?”

    珠儿道:“听说是投井去的,尸体已捞了上来,正放在六小姐院中。”

    眼下出了人命,苏澜漪又刚夺了孙姨娘的权,在这件事上她必须以身作则,尽快稳定情况。

    然而苏倩倩丧命的事如风卷残云一般瞬间席卷了整个苏家,就连静园里都有了风声。

    方嬷嬷刚送走苏澜漪派来的丫鬟转身回屋,恰好老夫人也在这时候醒了。老夫人看着方嬷嬷脸上愁云惨淡的模样,问:“出了什么事?”

    方嬷嬷顿了顿,如实答道:“是六小姐没了,方才风澜居传了消息过来,让老奴莫要惊扰了老夫人。约莫是大小姐想要以此立威。”

    “六丫头没了?”老夫人吃了一惊,昨日还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孙女怎么说没就没了?

    方嬷嬷怕她伤心过度,忙安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大小姐在,一定会给六小姐一个清白。”

    老夫人叹了口气,神情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她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此事我全作不知,若有人来,便都回绝了去。澜漪拿了权,也该做些稳固地位的事。”

    方嬷嬷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应了下来。大小姐总不可能一直被老夫人护着,这深宅大院里的水可深着呢。只可惜了六小姐,也不知是谁那么恶毒的心思。

    金乌未出,天边只有绯红朝霞,苏澜漪刚到苏倩倩的院子就听到了阵阵哭声。苏倩倩的尸体是在后院井中发现的,先前没有主事的人来,下人们不敢胡乱搬动,是以只能在井边草草盖了块白布。

    苏婷儿比苏澜漪还来得早,此时她已哭成了泪人,可是忌讳死人晦气,终究不敢去看上一眼。见着苏澜漪,她步履蹒跚地扑了过去。

    “长姐一定要为六妹妹做主啊!我昨日夜里亲自送她回来,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若没有人从中作梗,她怎么会会……怎么会……”说到最后,苏婷儿眼中又涌出了泪水,“她还与我说要向长姐道歉,要求长姐与她说一门亲事……到底是何人如此丧心病狂!”

    “三妹妹节哀,当心身子。”苏澜漪往井边看了一眼,面露愁苦,“此事我定会查明,让六妹妹能安心。”

    苏婷儿听闻心中一喜,却又忽然苦笑,“六妹妹死得蹊跷,其实我……心中已有了怀疑的人,就怕长姐不信我。”

    苏澜漪道:“你怀疑的可是孙姨娘?”

    苏婷儿愣住,“长姐如何知道?我一听到这里的消息就赶了过来,那些人说六妹妹手里一直攥着一样东西,正是二姐姐那支心爱的碧玉簪。我知道这或许只是巧合,可倩倩回来时已是深夜,她不在房中带着,到井边来做什么?而且好巧不巧正拿着二姐的碧玉簪,我想……或许她是被人扔进井中的,那支碧玉簪,也是她情急之下带出来的线索。”

    她说着脸上露出些许犹豫,苏澜漪明白了她的意思,接着说道:“可是二妹妹昨日才回来,她平日里最爱惜羽毛,绝不会因昨日的事对六妹妹痛下杀手。但是六妹妹手中的碧玉簪也是昨日孙姨娘陷害她的证据,所以你怀疑孙姨娘。”

    “是,我是这样想的。”苏婷儿深吸一口气,她出身低微,又曾与苏倩倩亲厚,如今苏倩倩没了,她在这府中彻底没了牵挂。

    “长姐在和三妹妹讨论什么?暮薇可能听听?”

    深宅大院里的事果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时候就连苏暮薇也来了。
  http://www.022003.com/75_75751/26792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