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都市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正文 21 塔姆

正文 21 塔姆

    到达东南部的将军休息站时,凯撒已经把翠沙的东西翻了遍,“单亲母亲应该做的一百件事,呃。 ㄟ⒈”凯撒翻着自己手里的书,做着他做了一路的事情用他青少年的资历,肆意又不负责任的评价一切,“一百件事情?哼,愚蠢!就一件事情,找个丈夫!”

    扎克把凯撒手里的书塞翠沙的包里,看了眼本杰明,“看住他。”然后下车,扶住熟睡的翠沙,往酒吧里走去。

    ‘将军’不在,无所谓,塔姆在就好。

    吧台后的塔姆正在的和梅森聊着什么

    “你觉得他会怎么决定?他看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梅森拨弄着面前的杯子,“我不觉得他找我有用,我都不知道能答他什么。”撇撇嘴,“但我确定,神父绝对不适合他,他和课本上的神职人员应该具备的素质差的太”

    “你们在聊什么?”扎克扶着翠沙进来了,视线都没在两个聊天的家伙身上看一眼,寻找着这个酒吧里适合安放一个孕妇的位置。

    “扎克!”梅森连忙从吧台前站起,脸上惊喜,“你来了!”

    扎克挺冷淡的,不管梅森的喜是什么,注定会失望。扎克来这里和‘将军’没关系,也就是说,不管梅森在这里帮‘将军’做什么,扎克都不是来帮忙的。

    扎克没找到好位置,这个二十四小时供应酒精的地方,就不是为孕妇设计的。撇撇嘴,直接把翠沙交给走过来的梅森,“小心,两条命。”然后直接坐到了吧台前,留下站在那边艰难的扶着翠沙的梅森一脸迷茫。

    摆手拒绝了塔姆递过来的酒杯,扎克摸出了自己的零食罐,“我带了我自己的毒药。”很轻松的耸耸肩,“你们刚在聊什么?”

    “艾瑞克。”梅森还在迷茫的支撑翠沙两条命的身体,答的是塔姆,“你刚错过了他,他跑来这里找梅森了,问关于猎魔人,信仰,神父的事情。”

    扎克头看了眼梅森,挑挑眉,点了点头,“这家伙还不错嘛,知道向相关的人求助。”

    还记得梅森的身份么,除了是是塞斯的容器外,他还是个在西部神职学院学习中的猎魔人哦

    艾瑞克还挺会找人的。恩,这态度不错,认真解决当前人生问题的人,才值得好生活。

    “那,怎么样?”扎克只是随问问,刚进来的对话他已经听到了。

    “不怎么样,那家伙迷茫的过来,然后更迷茫的走了。”塔姆用一副不关心的语气完成了总结。

    “抱,抱歉”依然支撑着翠沙的梅森居然对扎克道歉了,“他的许多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学生,我只是想混个稳定工作才去神职学院的。”

    “呵呵,不用抱歉。”扎克摆摆手,看了眼梅森扶着翠沙难受的样子,也看到了按着凯撒的脖子进来的本杰明。

    本杰明直接把凯撒按到扎克身边坐下,然后自己在扎克旁边坐下,算是解释吧,“哼,他说他整个十七年的人生中,从没进过酒吧。”感受本杰明的语气,对小人类的种族嘲讽。

    扎克撇一眼凯撒,凯撒已经在双眼放光的打量塔姆身后的酒架了,懒得理会了。

    “塔姆。”拿走塔姆推向凯撒的杯子放到本杰明面前,“你肚子里还有空间放个东西么。”

    “你在说笑么。”塔姆撇着嘴,也不知道往本杰明的杯子里到的什么酒,“二十块。”

    “你在说笑么。”本杰明挑着没,晃荡着只有半杯的酒杯。

    “没有,‘将军’定的价,生意不好,来一个就要使劲赚。”一耸肩,“续杯便宜,十五。”

    本杰明轻哼一声,一口闷,指了下扎克,意思很明确,扎克是付账的家伙。

    在塔姆给本杰明续杯的时候,扎克撇撇嘴,不想让话题太偏,指了指身后几乎是斜趴在梅森身上的翠沙,“还能放下这个么。”

    塔姆的表情开始有点怪异起来,撑着吧台,视线在扎克和翠沙以及翠沙的隆起的肚子上三方移动,“你认真的?”

    “恩。”扎克拿开凯撒伸向塔姆放在吧台上酒瓶的手,“认真的。”

    塔姆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地方是有,但我可不能保证里面比这酒吧好。”塔姆揉了下他在吧台后遮挡的肚子,“里面的东西可算不上对孕妇友好。”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情愿,“那东西(胎儿)几个月了?”

    “重要么。”扎克轻笑着摇摇头,“你肚子里有张床就行,我会确保她保持沉睡。”

    “啧。”塔姆皱着眉,“放多长时间?”

    “直到我要她出来的时候。”扎克抬起根手指,指着自己,“我,只有我,任何其他让你交出他的人,都拒绝,只有我。”

    塔姆皱着的眉,更紧了点,“‘其他人’是什么意思?”这家伙对危险倒是很敏锐。

    “比如帕帕午夜。”扎克很随意的答。

    “不!”塔姆干脆的拒绝了。

    “请?”扎克挑着眉。

    “不!”

    “那交易。任何你想要,我又能提供的。”扎克笑着。

    本能的‘不’在出了一个辅音后被主人强行阻断,塔姆紧盯着扎克的双眼,整张脸都在莫名的抽搐着,“任何事?”

    “任何。”扎克一耸肩,一双眼仿佛在刻意的隐喻着什么,眼角、眉梢,小动作一堆,似乎生怕塔姆接收不到似的,“毕竟现在情况变了,过去的一些事情,没必要维持了,对么。”

    塔姆抽搐的脸完成了一次固定,猛的一拍桌!

    “吸血鬼!恢复我的记忆!!”

    扎克初到巴顿时,和所有异族的协议,记得么,曾经塔姆主动要来帮‘将军’的时候,扎克提醒过塔姆,他没有教‘将军’使用魅惑之瞳,如果塔姆想要用利用‘将军’搞点事情,别多期待。

    “好的”扎克一笑,“所以我们说好了?”

    “是!”塔姆直接撑着吧台翻跳越过,倒是无比的干脆。

    扎克仅仅是侧个身体,给塔姆让出空间,再完全转身去看的时候,翠沙已经不见了,空留下一个还保持着支撑姿势的梅森在原地眨眨眼。

    塔姆一脸坚定的身,毫无怜悯的推开被启了、正准备也翻过吧台去拿酒的小人类,和扎克面对面平视,“我做了!现在该你了!恢复我的记忆!!”

    应他的是扎克直接赤红的双眼。

    短暂的安静后,扎克眼中的赤红消失,伴随的是塔姆闭着眼的一脸阴沉,“就这些了?我全部记忆?”

    “就是这些。”扎克已经转开视线了,但脸上还带着微笑,“惊讶么?”

    几经犹豫后的答“不。”塔姆睁开双眼了,“像我会做的事情。”意外的恢复了平静,看着扎克,“你真的是个糟糕的家伙,你知道么?”

    “是么?”扎克轻笑着,“要么杀掉你,要么修改你的记忆,把你留在巴顿,你觉得前者更好么。”

    如果大家迷茫,不知道这对话的意思

    塔姆撇了撇嘴,“你是个狡猾的家伙,确认了隐秘联盟已经不存在,对你的悬赏也不存在后,你就可以早点恢复我记忆的。”

    呃悬赏。我们的吸血鬼作为在隐秘联盟围剿下唯一幸存的托瑞多,身上还挂了悬赏。这悬赏是从时候被确认不存在的呢?在梅森不再作为容器,以自己的人格出场,对扎克讲述西部的情况时,是扎克第一次察觉到隐秘联盟可能已经消失,然后在丝贝拉第一次归巴顿,带中部混乱的消息时,扎克有了确认。

    “是的。”扎克点点头,保持着微笑,“但既然我和你们的巴顿共存协议已经失效,你不能怪我最大化利用一下,找个好时机,比如现在的你我,做了个新的交易,不是么。”

    塔姆摇着头,意识到扎克只是在充分利用筹码的同时却注意到了扎克话里的其它的东西,“你说‘你们’是什么意思?巴顿本地异族中还有其它人和我一样,准备在现你托瑞多身份后给隐秘联盟报信的?”

    清晰了么,扎克曾经和巴顿异族的共存协议,可不是仅有和希拉、沃尔特、莫尔曼那种仅仅是各自不给对方找麻烦,就相安无事的‘和平’协议。还有这种,直接威胁到扎克安全的、被隐秘联盟悬赏吸引的家伙,扎克的协议就粗暴了许多,没有什么‘为你好也为我好’的弯弯绕绕,埋葬你的记忆,确保你知道我拿走了你生命中的一段记忆,珍贵的?忘记了最好的?无关紧要的?呵呵,反正你想不起来的,那是托瑞多的魅惑之瞳埋葬的记忆。你想要这记忆重新来?留在巴顿,当我安全的离开时,还给你。

    扎克一耸肩,轻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把我未来的交易筹码告诉你?呵呵。”

    “啧。”塔姆啧了一声,但也没有放弃的,“温切斯特的兄弟?克洛伊?里欧?”他甩了一堆名字后,嘴角扯着,“是不是被你掩埋过记忆的家伙都是这样?”

    扎克轻笑的继续耸肩,“我不能阻止你乱猜,你高兴就请随意。”扎克拉过了依然不死心,继续想翻越吧台的凯撒,牢牢的搂在身边,“但我也有些事情要交待,如果这几天,你没有事情的话。”扫了眼冷清的酒吧,一副没什么好说的样子,“我希望你最好来格兰德住段时间。”

    毕竟帕帕午夜的名字出现在了最初的对话中不是么,应该是很简单的决定。

    塔姆看了眼梅森,思考了一下,“现在不行。”歪了歪嘴,示意着梅森,仿佛是把话题交过去的样子。

    梅森有些迟钝的反应了一下,“‘将军’在计划偷走艾克斯的情报储备,布里兹(恶魔,康斯坦丁进阶技巧的高级恶魔,布瑞尔的哥哥)现在就跟着他们在潜入艾克斯公司”

    扎克直接摆摆手打断,这种事情他不需要知道,“不用告诉这些,那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对塔姆问的。

    塔姆没有体谅扎克不愿理会这种事情的心情,“我是‘将军’的‘保险柜’,不管这次‘将军’从艾克斯公司里弄出了什么。”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会放在这里。所以。”理所当然的,“我没什么时候可以离开,你喜欢自己的保险柜长着腿到处跑么?”

    扎克居然无法反驳,看了眼本杰明,意思是,来点助攻?

    一如往常,本杰明直接侧头,不予理会的样子。

    扎克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看了眼塔姆,“你现在就和我们会格兰德。”然后对象了梅森,“我不想参与‘将军’的复仇计划的,但现在,我有点事情大概是时候要通知一下了。如果可以,让‘将军’这段时间安静点,暂时不要去招惹艾克斯。”

    梅森很配合的,一脸迷茫,“为什么?”

    “在魔宴的计划中,费舍之后的就是法尔肯。”还记得扎克曾在麦迪森那边说,他近期可能会去关照一下东南部的事情么,还没麦迪森催促为了布莱恩的房子,尽快。但扎克却一副还没想好的样子而没有给出任何承诺,“没什么好意外的,西区家族中法尔肯的把柄最多,詹姆士甚至拿到了达西给他的、警局里关于法尔肯的全部卷宗。”詹姆士的那次‘约会’前,带家的文件,记得么,扎克当然注意到了。

    在梅森依然的迷茫中,扎克摇摇头,有点无奈的样子,“费舍在马萨港的事情还没有明确,我本认为魔宴不会这么快开始针对法尔肯,但很不巧的。”真的是不巧,“法尔肯最近。”明确点,昨天,人物也明确点,菲奥娜法尔肯夫人,“刚谋杀了一个人,案子还以跨区谋杀为理由归到了北区警局。”游戏夜,布米给扎克的传声“如果属于魔宴的警局局长达西,不做点文章,我都觉得对不起魔宴给了他个好位置。”

    扎克看着梅森,一副你听懂了吗的表情。

    梅森懂了,一脸惊喜,“真的!‘将军’会高兴这个消息的!他一直在找艾克斯和法尔肯联系的证据!现在有了这个,还管什么艾克斯!‘将军’可以直接配合达西直搞法尔肯”

    扎克没说话,看着梅森自己说着说着,自动闭嘴,脸色也变的奇怪,犹豫了半晌,一脸苦涩,“但,我们不想魔宴破坏巴顿的西区的家族,对么。”

    恩,这才是真的懂了。

    扎克点点头,“如果‘将军’不想考虑这大局,你可以告诉他这个很不幸的,法尔肯的谋杀,被推倒了格兰德身上,在我手上,是我的委托,我的工作,让这谋杀消失,不会影响到法尔肯和格兰德。‘将军’还有点自觉的话,不要在这个时间点捣乱,让事情变的更复杂。”

    “好,好的,我跟‘将军’说”

    扎克已经站起了,看眼已经摇摇头翻会吧台收拾东西的塔姆,挺自觉的。

    “等一下。”扎克已经推着凯撒走向门口同时转头,看着塔姆往手腕上套了个红色的玩意儿,“那是什么?”

    塔姆晃晃手腕,红色的绳结晃荡着,“这个?哦,一个奇怪的共和人给我的,护身符式的东西吧,我不知道。哼,去格兰德,我需要这种东西。”(未完待续。)

    
  http://www.022003.com/3_3358/69977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