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都市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正文 9 感谢与不安全

正文 9 感谢与不安全

    扎克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姿态——魔宴托瑞多一席最高位的姿态,所以,他没有给艾伦殡葬之家去电话,过问亚瑟被带走是什么意思。

    这种姿态嘛,是需要对方配合的。你表现出上位者的样子,那咱们下位者就不用这种小事打扰你了。果然,艾伦殡葬那边,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天色已暗。

    “你怎么还不下班?”扎克在格兰德西侧的牲棚,抱着手臂,看着依然在工作的赛瑞斯。

    赛瑞斯正在加固牲棚,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铁皮和木材,几乎是翻修的重做了整个地方,现在,真趴在棚顶敲敲打打。赛瑞斯可能并没有自觉,他的双眼在身体移动的同时拉扯两条微红的光线。

    此时被扎克提醒才茫然的一抬头,看着夜幕,“现在几点了?”

    “8点。”扎克回答的干脆,随便眨眼提醒下赛瑞斯自己的眼睛。

    “呃……”赛瑞斯揉了揉眼睛,看着正进行到一半的工作,又看看扎克,“我做完了再回去吧……”

    “不。”扎克开始在牲棚前来回踱步,“你要来格兰德工作的时候,说你要充当我和奈纳德那边的联系,是这样么。”

    “呃……是。”赛瑞斯撇着嘴,跳下来了,看着扎克,“你有真的工作要交给我了么。”

    “是。”扎克抱着手臂的手指,在敲打自己的手臂。当然,踱步在继续,“我需要奈纳德详细的解释清楚,为什么哈密顿要带走亚瑟。”

    “好的。”赛瑞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低着头拍打了两下工作后沾染了污渍的手掌,准备下班离开。

    扎克的踱步也没有停止,“我要奈纳德的解释。”扎克在强调某种事情,“而不是魔宴在巴顿行动的报告。”确认赛瑞斯回头有在认真听,“告诉奈纳德这些,他会懂我什么意思。”

    不知道大家懂不懂,反正,非常意外的,赛瑞斯懂——

    “你的意思是你之前和奈纳德玩……抱歉,做的那个游戏。他解释情况,他说他的看法,然后你帮他意识到接下来该怎么做能让卡帕多西亚氏族受益。”

    扎克停止踱步了,意外的看着赛瑞斯,“奈纳德告诉你这种事情了?”

    一个本来是老板催促员工快回家的温馨话题,就此,变的严肃了。

    赛瑞斯摇了摇头,似乎是舒缓筋肉的揉搓着自己的手,“他没有‘告诉’。”着重了音调,出于表达的原因,“是我听到的。那些你在科齐尔的公寓时和他互动。”

    扎克张了张嘴,眉头皱起,很合理的走向赛瑞斯,逼迫式的,“你听到的。”都认真点吧,别搞的扎克在那儿大惊小怪似得,“奈纳德在和谁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听到的?”

    这很重要。扎克至少自己以为自己和奈纳德之间的关系是闭合的,他帮卡帕多西亚,卡帕多西亚接受帮助。这两方相互之间的交流,不用第三者知道!

    赛瑞斯本能的腿软了一下,还好没摔倒,有些不安的看着扎克。

    扎克抿着嘴,后退了一步,“你说。”

    压力消失后,赛瑞斯却没有放松的感觉,视线以斜侧的方式对着扎克,“艾伦讨厌你。”

    什么玩意儿??

    赛瑞斯斜侧的看到了扎克的茫然,继续了。真典型,先重复一遍,“艾伦讨厌你。但卡帕多西亚不能讨厌你。”赛瑞斯的视线飘离了一下,又是重复,“卡帕多西亚不能讨厌托瑞多,你。”大家自己归递此时的情绪吧,“因为你是魔宴中唯一帮助卡帕多西亚提升地位的盟友。所以,卡帕多西亚,我们,不能讨厌你。要爱你。”

    后面这句可以不要的。赛瑞斯大概自己也莫名自己为什么会说出来,晃晃头继续,“奈纳德在告诉艾伦,为什么我们,我们卡帕多西亚不能讨厌你。所以他告诉了艾伦,你是怎么在科齐尔公寓的时候帮助他的。奈纳德在教导后裔,我听到了。”

    呃,扎克应该想到这一点的。现在巴顿的卡帕多西亚是三个,啧。果然,一个人心中隐藏了太多坏主意,就是容易失态——我们应该知道扎克帮卡帕多西亚的初衷并不单纯吧。扎克是为了让魔宴痛苦才帮卡帕多西亚的。

    扎克摆了摆手,“抱歉。是我反应过度了。我以为奈纳德笨到把我们之间的对话泄漏给了哈密顿之类的人。”

    道歉也没有让赛瑞斯多放松,依然保持侧看扎克的状态,说的话,还是让扎克有些不知道如何反应,“我并没有被奈纳德特意教导要爱……不讨厌你。”怪异的改口。

    扎克抿抿嘴,“谢谢?”简单点,就把这当做赛瑞斯在说自己不讨厌他,别做进一步的推想。

    “我不讨厌你,也不喜欢你。我只是……”赛瑞斯皱了皱眉,视线彻底转走了,“感谢你。”

    扎克不想进行着鬼知道会发展向哪里的话题。讲真,赛瑞斯需要谢扎克的东西太多了,不谈最近的事情,曾经的磨坊葬礼纠纷、深夜的院落整修、暴雨中的越狱……所以简单的,“不用谢。你该下班了,明天早点来……”

    “不,有些事情我必须要说。”赛瑞斯明显有点激动,但依然强忍着没看扎克。这状况很容易让人误会,还好,他的话,“当布瑞尔还在考虑要不要接受莫卡维的,呃‘馈赠’,成为吸血鬼的时候,是你,唯一一个告诉布瑞尔,她一旦成为吸血鬼,就回不去的人。”

    这话不仅不可能被误会,还会让人回忆起过去。那是……扎克刚开始和布米练习应对伊莱时发生的事情了么。还记得么,扎克在路上走的好好的,被布瑞尔发现,问了‘我要是变成吸血鬼,还能给赛瑞斯生孩子么’的问题。

    扎克微微侧头,看了眼不看自己的赛瑞斯,“我不觉得我是唯一,他大概是她唯一征求意见的人……”扎克在说他认为的事实。

    “不是。”赛瑞斯打断了,“她问过许多人。”撇着嘴有点无奈,“没人认真对待而已。”

    哎。扎克居然可以想象到那个画面,布瑞尔像个神经病一样到处拉人问她要变成永生的东西了,该不该答应……不,布瑞尔就是个神经病。

    好吧,不催不急,好好的结束这个话题吧,“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现在你真的应该回家了,我们明天见。”

    赛瑞斯点了点头,“先从做一个好吸血鬼开始,对么。”

    扎克自然是欣慰自己按下的手印在制造影响的,“对。再见。”

    “再见。”

    接下来,扎克直接回格兰德。

    不用粉饰什么,扎克去催促赛瑞斯回家的理由里,不满艾伦那边没有一点消息占很大的比重。另一部分嘛,就是现在占据了格兰德的主卧早早上床了的詹姆士。扎克不想身为卡帕多西亚的赛瑞斯,听到自己和詹姆斯的对话。

    詹姆士10分钟前才一副被榨干了的样子回来。

    ‘六点准时在路口堵詹姆士’,是扎克给寇森的建议,不是么。

    哦,如果有人在意的话,露易丝没有回来,归期不可预测。要保证那些流浪者活着,不是么,哎。

    “你都不清洗一下身体么,你很臭,污染的是我和露易丝的床。”这话没毛病,詹姆士从昨夜被达西的电话叫出去工作后应该就没有清理过自己。我们早就介绍过了吸血鬼没什么体味,但人类有啊。詹姆士就是人类。

    詹姆士包裹在厚重的被子下,“我没有换洗的衣服了。”没有语气的,“被人穿过了。”

    扎克有短暂的尴尬,“金今天穿了一下。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詹姆士不想说话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就扎克目测的形状来看,詹姆士被子下的身体是蜷缩式。对,就是那种被过度解读为‘不安全’感的睡姿。扎克没那么无聊,他知道詹姆士只是嫌弃被子里的其它空间太冷而已。

    所以,没什么可惯着的。扎克扯了被子,“还没到你睡觉的时候。我给你一次特权,愤怒的话现在就发泄出来。如果你拖到明天早上,我可能不会理你。”

    这是实话,刚才已经预定了明早和赛瑞斯的交流,不会有工夫理会詹姆士。那,该在今天解决的事情,趁现在。

    很好。詹姆士接受这个特权了!一把扯过被扎克拉走的杯子,自己也坐起,包覆着身体靠着角落的墙壁,瞪着扎克,“是你给寇森出的馊主意堵我的?!”

    “还能有谁呢~”扎克耸肩,无法不注意到詹姆士居然是穿着袜子上床的。据说很多人在冬季有这种习惯。但在詹姆士这里,那毛绒的袜子大概只是阻止他的脚趾冲过来和扎克打架的唯一屏障。露在被子外的半只脚掌可笑的在扎克的视野下半部扭曲着。

    “我被拖到南区警局!坐在科隆局长的对面!被审问了一个多小时!!”

    寇森还真不含糊~扎克笑了笑,“你知道我不可能同情你。自觉点,告诉结果。这次自爆案的归属。”

    “什么归属!”詹姆士烦躁的扯着嘴角,“发生在北区的事情,只能是北区的案子!”然后阴沉的转头,“但现在变成南-北联合调查案了!”

    扎克有注意到南在前面,从属关系已经很明显了,不用多说,倒是,“这么快?”

    “科隆局长当着我的面给达西打的电话!!”詹姆士没忍住,用那毛绒的袜子踢了脚空气。除了让冷空气漏入他死捂的空间外真没别的效果了。

    本来吧,按照扎克以前的‘习惯’,或者说规律,他总要在詹姆士直呼达西的时候纠正一下称呼的。现在不可能了,理由我们知道,不多说了。就不知道詹姆士察不察觉的到了,“那现在既然是以南区为主联合调查,北区派出的调查人员是?”

    詹姆士没察觉到,烦躁的,“还能有谁,北区是我和韦斯,全力配合南区警局调查小组的工作。”撇一眼扎克,“猜猜南区调查组的负责人是谁?”

    扎克笑着,“寇森么?”

    詹姆士撇过头不说话了。

    应该的。问大家一个问题吧,韦斯这家伙是谁发掘出来成为警探的?是科隆局长啊。

    所以现在詹姆士的处境就很简单了,虽然韦斯是以北区警局的人加入这调查小组的,但,可不是回家么~呵呵,那真正的外人~真正值得被排斥的人,只有詹姆士一个~

    扎克说了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安慰:“多好~看起来你工作占时转移到南区来了,现在你又有正当理由赖在格兰德了~不如明天回家,多带几套衣服过来如何~”

    詹姆士阴沉的看着扎克,“出去!我要睡觉!”

    “呵呵,不。”扎克却直接在床角坐下了,“没这么早。”非常‘自觉’的开始翻被詹姆士放在床头柜上的文件,慢悠悠的翻一遍,反正某人有自觉自己赶不走他,“好像一个白天,你们也没有什么进展啊。”

    稍等一下,扎克早上的原则并没有变,关于疑似针对自己的灵魂膨胀话题,他不会在格兰德内说。所以,此时他要进行的方向另有所指,是回来时就打算问詹姆士的事情,“麦迪森去警局陪韦斯特女士后,我走了之后,这两个有说什么特别的对话么。”

    是巧合,也刚好可以向大家解释扎克有此一问的原因——

    扎克翻到的警方资料是韦斯特的口供:

    *我正在告诉大家,我的朋友以他的老板为主角。写了部正在发生的故事。很异域,很奇幻,很像个疯子眼中的世界。很像假的,但却都是真的。然后,那个人爆炸了……*

    早就告诉大家了,扎克归来的时候是一无所获的对吧。原因是扎克的目的很明确,他想知道自爆的人是谁。但是,这个集会的主持者,皮克斯先生非常注重匿名的这个仪式感,他不知道,小丑医生、才第二次参加集会的文森、韦斯特……也不知道。所以,扎克这种以围绕人际关系获取情报的吸血鬼会一无所获。

    扎克已经放下了,和,这种事情交给这联合调查小组就好了。扎克现在在意的是韦斯特不管对他,还是对警方,都保持了一致的证词。

    谨防大家不理解扎克的在意,再补充一件小事。是昨夜凌晨在北区警局内,扎克得到达西的特权,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去接触所有目击者中间的一段——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奇怪你会出现在这里呢~”是韦斯特,对扎克,“我得给麦迪森鼓掌,他为了写你这个角色,真心是致力于把你往各种状况里塞呢……”

    莫名其妙吗?

    恩,扎克不懂,在警局,就在达西在一面镜子后看着‘平民审问平民’的情况下,扎克也无法去弄懂。

    所以现在问詹姆士。但是啊,詹姆士也没有让扎克懂。

    “我不知道!”詹姆士躺回去了,蜷缩着,“你就坐在那里看着我睡吧!”

    基于被一个吸血鬼看着睡觉的事实在这里,我们可以把这蜷缩睡姿解读成不安全感了。


  http://www.022003.com/3_3358/19416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